万象城国际娱乐城

时间:2017-04-13    阅读:106 次   


  篇一:雪舞时节
  潇瑟的冬天。透明的空气里加了些阴霾,如雾般的渺渺轻云,在空气里荡来荡去。行人穿着的衣服厚重,脚步匆匆,偶尔有孩童燃放鞭炮,那清脆的声响就是春节的前奏。当然,放眼这时的冬天,春花繁景,柳绿水柔已不复存在,只有冬天在铺着寒冷的大地上沉睡。有河水的冰凌,有大地的冰冻,还有房檐上的冬霜。
  一点一点地看,一点一点地感觉。如果天气沉闷,隐了阳光、雾霭浓重,那么,冬雪就要来了。
  在我的印象里,雪像极了一位再温柔、纯洁不过的少女了。“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白与香的对衬,正是对雪的注解。她的脚步永远是那么轻盈,遥遥自天外来,不带一丁点的声响降落在人间;当她飘洒着降在地面上的时候,无论多么顽固的黑暗,都要被她的洁白所掩盖。她的沉稳与厚重,给了人们无以伦比的美感:她随遇而安,可以择一片树叶栖身,可以选一片空地立足,可以入溪同流,可将寒梅素裹,可以与松为伴……
  雪永远是那么沉默。她不像夏雨张狂,电闪雷鸣,带着惊天动地的声响;她不像雾霾那样迷人视线。在她的错落有致中,有着距离,透着规律。纷扬的雪花,没有争先恐后,一切就如少女轻舞。这是一种姿态,一种令人折服的姿态。
  若于村野芦苇荡里,冬日芦花飘飘、野兔四散飞跑时,抬起头看到雪花飘落。不一会便将天与地融为一体。芦花坠雪,河面铺白,天地一色。这时的雪景是无声的,沉静的就如千万年都没有醒的一个梦。古人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人立在此刻的雪景,忘记了一切,只觉得此境只应天上有,若仙境,若禅境。只有偶飞鹭鸟惊鸣,和渔家船尾炊烟缓升,才又将人带到这冰天雪地里来。
  雪舞时节,最是令人静心。夜里不知有雪落,醒来推窗雪满阶。在飘雪的夜晚,如知雪落则心静如雪,如不知雪落,清晨推窗,看窗外满是洁白则会带给人意外的惊喜。而我,最喜欢的就是静夜观雪,点上红烛,将红光映窗,窗下闪烁着烛光,让白雪在这淡红烛光飘、落。而我此时的心境,仿若游离到南海竹林、在一片圣云飘渺的仙境里参禅深悟。当然,古人便有动静结合的雪景描写,更是令人迷醉了那时那刻了:“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在这雪舞时节,突然间从远处飘来一首歌。林子祥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歌词的意境是那么贴切。“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在这雪落纷纷的时节,这首歌忽然搅动我的心灵,忽然令我涌起无比的相思,或许,凡人总会触景闻声动情?举首眺望,同一个天下,远方谁也在聆听同一首《选择》?
  雪景惹人静心沉思。孩童的鞭炮声,燃着喜庆。或许,这雪就是春的使者,为了更新这个世界,为了未来的纯洁,是春天派了雪提前来扫尽这世间污垢?雪融为水,润泽大地,雪掩污垢,圣洁自然。当雪与冬逝去,便会是一个全新的春天。
  在春天会在爱情树上结着美丽的果实。因为,在这个冬天里,有雪的滋润,有情的选择。
  
  篇二:雪舞冬季,絮絮念
  飘飞的雪花,圣洁了一地晶莹纯白,这个与冬天有着虔诚之约的精灵,在灰色苍穹的遮掩下,从遥远天国洒向人间。曼舞飘落,轻盈剔透。银装素裹的世界,美丽纯净,空气里的尘埃仿佛也荡涤无余。白色茫茫,一树梨花开,一墙白花落。煞是妖娆。
  喜欢这样的清浅时光,仿佛一场雪把所有的喧嚣和尘埃都隔于世俗之外。一个人在灰暗的覆盖下行走。仰望从天际飘散的雪花,雪舞冬天,雪浸回忆。俯首拾忆。繁复的思绪若这冷空气滋生出了漫天的雪花,随风起舞,肆意飘散。。。。
  尘世纷扰,我心独静。于是喜欢把自己放逐在月影闪烁的夜晚,和文字一起在流年的轻逝中悉数自己曾经的忧伤和不安。似乎唯有文字才是我此生不变的依赖。总在每一次惆怅和落寞的时候,把那些所有不快乐的因子用简单的汉字拼凑出来,而后又细细的咀嚼慢咽。于很久很久以后细细品尝曾经那些写过的被搁置已久的文字,文字中的情境仿佛清晰如昨或者恍若隔世。时间的历炼终究是我们无法估究的。也许这也是自欺欺人的一种发泄方式。我自以为要比用廉价的泪水发泄的效果要好的多。泪水留多了,伤心伤身。文字写多了,情浓情醇。这个世界以一种机械的运动方式在忙碌着,在这里面游走的世人也无暇择空,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朋友愿意听你无休止的的唠叨和抱怨,即使她认真的听了,又给了你一席安慰之语,而你又没有得到你所预期的疗伤效果。你还是在伤痛的泥泞中踽踽独行。或者你把真话对他说了,而他当笑话听了。最后他充当了传播你痛苦的使者。无异于伤痛上洒了一把盐,无异于下雨的时候房子又裂缝了。所以,轻信于文字,勿轻信于他人。除非他是你落魄时候的拯救者。
  文字里的悲伤曾经真实的存在过,我只是习惯了用那些长长短短的文字把伤情演绎的淋漓尽致。他也许会懂。他也许不会看。于我都无关。文字里的美好的恋情,是从我人生的某个时段的模型上加以雕刻修饰后的一种夸张。只是想表达我对美好爱情的一种无限憧憬。可是那种圆润珍珠般的爱情于现实,只是虚无飘渺的海市蜃楼。也许只会存在于很久很久以前理想的爱情国度里。我想我不会遇到。
  记忆的繁华,如密密麻麻的爬山虎的藤蔓,充斥了整个思绪的角落。沉湎于记忆的沼泽里,久久不肯醒来。我怕耀眼的阳光会刺痛我的眼睛。所以习惯了没有阳光的日子,也习惯了用忧伤的笔调记录落寞流年里那些薄凉的爱情。常常在闲暇之时想起那些在青涩的年华里所遇到的朋友,念起那些风淡云轻的日子,忆起那段风清月朗的日子。而如今都随着韶光的轻逝渐已模糊,唯独剩下单薄的回忆填充我百无聊赖的时日。那个时候,天空蔚蓝,阳光明媚。我心安然。尘世静好。那个年华的没有掺杂任何成分的友情和爱情似乎在现在看来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奢侈的梦。而那些梦在我刚踏入社会的时候都已经凉了。凉尽了天荒,凉尽了沧桑。
  曾经对每一个周遭的的人不设防的友好。我以为善良是社会的本能。就像孩子刚生下来会吮吸乳汁一样,就像小狗生下来就会汪汪的叫一样。我以为我的真心会换来别人的友好。我以为我的真情会温暖每一个冷漠的人,就像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会被我掌心的温度融化一样。而一切的一切,只是我以为。到最后的最后,那些暗藏的玄机,那些表面的假象都在日光的照射下暴露无余。于是我学着把我真诚的笑脸吝啬的隐藏,即使心底有无限的快乐我也隐忍我的情绪,压抑到心底。我把我的友好和善良渐渐施予了那些有灵性的动物和那些依赖日光生存的植物。我甚喜爱狗,每每看见街角的小狗在街上没有方向的流浪,而我恰巧看到它,我一定会从附近的超市里买两只火腿赠与那个幼小有灵知的生命。只因为我曾经养过的那只白色的小狗富有人的灵性,超越人的忠贞,可惜后来无端的消失了。生命中真正的朋友愈来愈少,到现在已经屈指可数。在一起的不相知,相知的又散落天涯。不刻意强求,也不无故疏远。因为有一种缘分叫“顺其自然”。有一种感情叫“宁缺毋滥”。记得有句话“现实中,人们用真名说假话,网络里,用假名说真话”。不得不相信这是这个现实社会的一个基本的特征。周遭发生的许多事情,已经让我对许多人和事渐以麻木。所以,我只想安静的呆在属于我的角落,在一个人的寂寥年华里书写我的金戈铁马,在一个人的荒芜岁月里预约来生的风花雪月的浪漫。于是,不悲不喜,宠辱不惊。闲听悠扬的歌声,静看花开花落。
  不是一个人生活,却一直是一个人走着漫长的心路。不喜欢和别人诉说我的苦衷。不论现实给我如何的卑微,生活赐我如何的不公。
  生命中不经意间遇到一些女子。她们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姿容,有着处事不惊的应变能力。她们的遭遇是我凭借多少脑细胞也想象勾勒不出来的。而那些遭遇是盘旋地生存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竟也能如此蓬勃。日子久了便得拿出来清洗晾晒。或许我是她们的阳光。能够照到她们心底那片阴暗的角落。她们心里藏着难以愈合的伤疤,好像每次的诉说都会把那些伤疤再次撕开,直至血肉模糊。我很欣喜她们能把那些遭遇和我娓娓道来。我不是一个救赎者,只是一个倾听者。
  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劝说她们的能力。我的那些劝说早已经过了保质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听她们的讲述,看她们眼角渗出的大滴大滴的液体。放任她们的思绪。讲述那些生命里绚烂的繁华,那些美好年华里的堕落和糜烂,有时候我觉得听她们的故事犹如在听过来人的谆谆教诲,感受她们对爱情和金钱的感悟和触动,体味另一种人生的不同寻常。原来世界喧嚣和浮华的背后会存在那么多的肮脏交易。曾经天真的以为有着光鲜外表开着豪车的女子都有一段幸福的姻缘。原来光鲜的背后,是尘世所赋予她们无尽的沧桑。想起来,心微痛,呼吸都开始不畅。也许某个时候在我安然的享受生活的时候,她们正在遭受一场暗无天日的蹂躏。而我以前一直是踩着自己的影子看着别人的伪幸福。
  她们的一生,如同着漫天飘零的雪花,怎样的浪漫纯洁,却无法敌得过手心的温度,无奈绚烂的开头,早已注定了结局的悲壮和惨烈。一切无法预期的后果都是自己曾经心底那个致命的诱惑在作祟。当所有的沧桑褪尽昔日的芳华,只剩下孑然一身和伴着污浊空气的一声声无尽的叹息。
  萧萧寒冬凄,茫茫白雪落,伸手掬一捧雪花,轻轻的吹落,愿携着我的牵念和祝福,惟愿她们一切安好。
  曾经以为天长地久的恋情,以为念念不忘的人会深深的镌刻在生命中,却最终也没有经得住时空的考验。渐渐模糊在四季的轮回中,渐渐消逝在缓缓流淌的岁月里。我以为没有了他就会脆弱的不堪一击,后来才深切的明白没有过不去的曾经拥有,只有即将到来的明天未来。花谢花会开,月缺月又圆。失去的一旦在生命中某个时刻凋零,曾经许下的诺言都已经归为尘埃。不必叹息,不必怀念。为过去的那段美好画上一个句点。给自己一个栖息的空间,允自己的灵魂安详的在一段静寂时光中安然老去。
  时空无限,人生无常。开成花瓣状的雪花又是经历了怎样的凝练,绽放的如此美丽,如此多姿。天际的山峦和灰暗的天空似成一色。漫步在这铺满雪花的街角,心里突然变的异常的宁静。默默的聆听自己微弱的心跳。附和着美丽浑然天成的精灵,在这个冬天悠悠的谱成一首循环的音乐……
  
  篇三:雪舞阑珊
  雪,洁白的精灵,曼妙飘舞,在天地一线之间的吻痕处,羽衣霓裳,吟唱一曲勿忘我,便把婀娜身姿融入了素色的幽暗阑珊。
  ——题记
  慢卷珠帘,轻启心扉,我一直深思,人的生命最初是否幻彩的积云眼眸一滴泪珠,感应阳光的赤色缭绕,痴情月光银色的氤氲,云蒸霞蔚,一缕兰魂梅魄在天庭飘飘荡荡,游离了忘情水的断肠,漂浮银河两岸的苦殇,精灵般幻化为洁白而又娇艳欲滴的一羽雪花,在长烟尽头与落日呢喃作别,便一路莲花碎步的袅袅娉娉,跨越了天路一百零八道仙山,穿行了月亮河九十九道洄弯,在瑟瑟西北风的冬季徐徐飘落。(中国散文网  www.therandomfrequency.com)
  昼,演化了曾经,雕塑了过往;夜,模糊了忧伤,弥漫了惆怅。精灵般的雪花,穿梭昼与夜的心脏,随风一舞阡陌阑珊,在一首天籁的冬水里,一笛地籁的白云下,远离了自由世界的极乐,凝结为一个个弱小的生命,铿锵的吟唱一曲人籁红尘,咿呀学步始,就初尝尘世的酸甜苦辣,饱览人生的千奇百态,历经岁月的喜怒哀乐漂洗,沉沦分分合合的生死离别,便把生命的一季,消融在悲欢离合的大悲咒里。
  冬季,幻灰幻白的天空,像羽化了的黑白照片,打磨了色彩的柔情蜜意,以一纸冷色调张扬着寂寞与无奈。行走在季节的边缘,内心常常有一种失落感,环视四周凋敝的花花草草,枯萎的落叶仿佛倾诉着轮回的忧伤。偶尔,几只南飞的大雁从天空飞过,“啾啾”的低鸣声如同贝多芬《致爱丽丝》的钢琴曲,迂回的旋律唤醒了摇篮里冬眠的太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丝惊讶的探出圆圆的脑袋,便莞尔一笑,柔柔的从灰蒙蒙云层里跳了出来。
  春、夏、秋的灵性只能在记忆里回放,取景的眼眸摄影了冬季的萧漠,在轻轻阖上镜头的瞬间,灵动的大地便归于了沉寂。轻抚昨日的静水流深,依旧滚烫而活跃的心,时不时,都不由自主的产生蒙太奇式的幻想;幻想窸窸窣窣的花开茶靡,高山流水的泉水淙淙,鸟叫虫鸣的浅吟低唱,凤佛荷塘的涟漪流韵。生命的律动需要有活跃的思想,思想的源泉取材于深度的感知,我多么期待扑捉一点一滴,哪怕是微风中莹翅一闪的灵秀与飘逸,来启迪我灵魂深处的祈盼,感受一季心灵渴望的唯美。
  雪花,顺应自然的同时,也顺应了我的渴望,从遥远的天际长途跋涉,袅袅娜娜的曼妙而来。她的身姿在硕大的空间舞台上随性的腾挪,自由的翻转,轻盈的滑翔,潇洒的炫舞,上演了一场优美的空中芭蕾。柔曼而飘逸的一羽羽雪花,有花开时的明丽、飞花瞬间的灵秀、落花刹那的冷艳、心花初绽时的晶莹,宛若古老诗经里飘逸而出的虞美人,曼舞舒袖的瞬间,便灵动了世界,妩媚了自然,也震撼着我失落的心扉。
  爱,是人生的主旋律,是活跃在情感深处永不凋谢的悸动。晶莹的雪花随性的翻飞在广袤的空间,灵动而唯美,自由且快乐着。我渴望与雪花一季缠绵,一生痴缠,一如雪花自由的旋转,滑翔和雕刻在骨子里的一生执念。放飞萦绕于怀的柔情蜜意,能与雪花一起吟唱一首冬日恋歌,舞一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千秋浪漫,驾一叶罗曼蒂克的温馨小舟,默诵圣经里的一声“阿门”,弹指一挥间的悄悄穿过圣城耶路撒冷,便千里婵娟的驶向爱情天堂,心灵的彼岸!
  手捧一羽飘落的雪花,晶莹的体魄亦如久远的梦中恋人,素洁而淡雅。花事,心事,情事叠加,摇曳天际的星星叩问爱神之箭,景,犹在,情,未了,箭矢与靶标可否定格靶心与箭镞亲密一吻?开弓没有回头箭,丘比特的弓弦是否明媚了爱神的笑靥?遥远的菩提像慈祥的月老,掬一捧月华幽幽,弹一曲广寒零散,以莲的情操指点我与雪花的爱情:冰清玉骨,出污泥而不染。
  梦回千古,次第方醒,阡陌深处,飘飘洒洒的雪花,痴恋的环舞于素颜的夜色阑珊,秀目流盼之间,剪下千丝素锦,回环了山水潋滟。延伸的山间小道曲曲弯弯,羞赧的渐渐淡远在无际的暮色里,此情此景,便像极了一幅黄灯经卷里打坐的老僧,叩击木鱼声声,慈眉善目,双手合什的一声阿弥陀佛,摇开了混沌的暮色,凝目深重地播下了大慈大悲的善念。
  阑珊斜织,天际的那端,几束琉璃的灯火摇曳舒缓的心曲,飘飘渺渺,当刺破飘雪花晶莹的体魄,雪洁白的身躯便一览无余,如暖玉一样玲珑,温软。斑驳的树干上倒挂的冰凌,从雪花的背景里佛光氤氲,随灯火飘逸出流光溢彩的光焰,增色雪舞阑珊的一时间,舞动的雪花,斑斓的夜色,阑珊暮色里的夜归人,便赋予了夜色无限的活力,也凸现了阑珊意犹未尽的神秘与浪漫。
  我与雪花的爱恋,少了一份朱砂梅的冷傲,多了一份夜色阑珊的妩媚。古往今来,许多人喜爱踏雪寻梅,寻求雪中那一树殷红,陶醉于飘逸梅香且红白相间的景致里浑然忘我······。唯独我冰冷的骨子里偏爱暮色里的雪舞阑珊,喜欢夜色形容里舞动的飞雪,当一束极光从轩窗延伸遥远的夜空,钩挂在天之涯处,灵动的雪花翩翩起舞在圆形的光柱里,美轮美奂的曼妙身姿,便如心之所系的一个个精灵,给我美感,赋予了我快乐的同时,也丰富了我的思想。
  静谧的夜色,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少了刺耳的尖叫,沸腾的世界此时万籁俱静。候立在阑珊深处,我便萌生了澡雪的神气!希望把自己与暮色阑珊一同倒置在雪地里,来一次肌肤相亲的亲密接触,雪一旦融进了我袒露的肌肤,我的灵魂也便寄宿在了雪的心脏。伸开双臂,深情的拥抱迎我飞来的雪花,心灵深处便滋生了奇思妙想,多想在夜色阑珊里上演一出敦煌飞天,随一羽雪花轻盈飞去,穿越深邃的时空隧道,在唯美的桃花渡口放歌《桃花源赋》,根植陶渊明的桃花源头返璞归真,沉溺胭脂红的桃花树下一醉千年,情系祥和的桃花坞里深梦不醒······。
  夜色越来越浓,气温也在急速的下降,冰点的气温释放出凌冽的寒风,在遥远的深空把零零散散的飞雪聚拢,经过硕大的自然弹花机碾压、提纯、膨松后,摇身一变,飘落下棉絮似的一团团鹅毛大雪,飞飞扬扬,圣洁的吻在我的额头,也把夜色阑珊雕塑成精美绝伦的琼宇楼阁。放眼望去,朦胧的大地银池蜡像,通体透明,晶莹剔透的莹莹如玉,混沌的世界,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真正意义上的干净了起来。一羽羽飞天的飘雪,温润了灯火阑珊的夜色,便像极了呼之欲出的长烟落日,一袭羽衣霓裳,风情万种的举手抬足之间,舞动了银装素裹的阑珊,世界,也因此灵动,唯美,娉婷而又婀娜多姿。
  久久的伫立在雪舞阑珊的夜色里,身体趋于渐冷的同时,也远离了无谓的杂念,冷静了浮躁的思想,生命的围墙里也堆砌出无与伦比的坚韧。有了飞雪,世界便动了起来,有了雪舞阑珊,寂寞的夜便萌生出无限的遐想,宇宙万物也因此成了动画的王国,也会不断演绎出《卖火柴的小女孩》与《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等一个个优美的童话故事,氤氲一幅真善美的穿云踏月,高歌一曲飞花驭雪的灯火阑珊,携风的嘱托,和谐一首人间博爱的明澈天籁。
  美哉,飘逸的雪花;美哉,雪舞阑珊。
  
  篇四:雪舞的世界
  清晨,推开值班室的门,我的眼前猛然一亮,厚厚的晶莹透亮的白雪包裹了整个世界,屋顶上、树枝上、走道边,都堆满了拳头厚重的积雪,路上的积雪随着车轮碾过的痕迹已经渐渐融化成了雪泥水。
  稠密的观赏树的树叶上,一朵朵、一绰绰洁白的雪花,像树叶最亲密的孩子,紧紧地黏着、故意地压着、抱着,把那片绿幽幽的叶子,整个变成了一片白色的丛林。再看那圆圆的路灯上面,都戴上了白绒绒的帽子,路边的几根粗电线上也镶上了厚厚的白围巾,停在车棚院子外边的几辆摩托车上,都盖上了白色的羽绒。
  昨晚又是我值夜班,深夜十一点多钟,我和衣而睡的时候,天空中才开始陆陆续续地飘着细碎的绒毛状的雪花,想不到经过了几个小时,雪花就飘洒了这样一幅漂亮的图画。
  天空中依然还淅淅沥沥地飘舞着细碎的妖娆的雪花,扶着风的翅膀,扭扭列列地飘落下来,落在姑娘的头发上、围巾上、帽子上,像细细的白钻镶嵌在青春的发间;落在小伙子的竖直的发梢上、眉毛上,像充满活力的小可爱,迅速变成了晶莹的小水珠,跳着、甩着追赶着雪花的足迹。
  雪花总是这样,在寂静无人的深夜,不经意间就给大地盖上了厚厚的美丽的雪被,不需要任何一丝轻轻地赞赏,更不需要吆喝和喧闹,我想它最需要的是人们热闹过后,留给它的自己的安静无声的世界。没有歌声,雪花依然舞着自己的脚步;没有灯光,雪花依然跳得自我陶醉;没有喝彩,雪花依然舞得如痴如梦。
  我喜欢雪花,喜欢雪花飘舞的季节,更喜欢这雪舞的世界,白茫茫的纯洁的一片,休憩了的净化了的世界,一切都变得那么纯净、可爱!
  记得小时候,每一年寒假作业的封面上,总会有一朵晶莹的雪花,但粗心的我总没有数数那雪花究竟有五个角还是六个角。还记得有一年,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积雪的厚度足以淹没我的膝盖,那是让我最开心的事情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像活泼好动的蓝精灵,在雪地的树林里,打雪仗、堆雪人,最好玩的是,在雪后的树林里捉迷藏,被逮住的那一个,就罚他在雪地上打滚,直到大人们过来喊打喊骂,那时才知道靴子里面已经湿透了,棉袄也湿了。
  时过境迁,今天这场雪下得也不算小,但现在却永远也没有当初那种无忧无虑的心境了,站在楼顶的天台上,看着白白厚厚的积雪,我确是不再有要堆雪人、掷雪球的冲动了,生活中的琐琐碎碎,无论快乐也好,忧愁也罢,都已将我心中这片洁白的世界,融解成零零落落的碎片,我多么希望,再回到儿时,再走在这洁净的世界里,大声地唱着:“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着我的校园······”
  
  篇五:雪舞的人生
  雪花看似寂寞的飞舞着,心也慢慢的沉寂下来,原本阴霾的天气,变得透骨的彻凉。
  看似孤傲却透着顽强的一簇寒梅,在孤角,独自绽放,像烈焰燃烧的青春般染红了这寒冷的季节,也点缀了这白茫茫的世界,给这人间增添了一丝丝的希望。多想自己也是一簇寒梅,在这奇寒无比的冬季里给人们送去些些温暖。
  雪花依旧像鹅毛般的飞舞着,人们的身影也跟随着放慢了脚步,似乎那一颗颗焦灼的心也被这寒冷的天气左右。回去的路上堆满了积雪,在马路边上,一排卖菜的爷爷奶奶映入眼帘,心里甚是温暖。往常的这个时候,买菜的已经挤得满满的了,而在这雪花飞舞的天气里,人们都匆匆的往家赶,似乎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们。原本打算去超市买菜的,看到这些可爱的爷爷奶奶们,还是停住了脚步。“菠菜,荠菜,红薯……都来一些吧!”真不忍心破坏这道美丽的风景,买了满满一篮子的菜。
  到了厂门口的车棚,看到一个人在桥上正在用相机拍着银装素裹的雪松时,心中顿生一种欣慰。也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些人在劳碌着,一些人却在享受着这美好的生活和大自然赐予的美景。劳碌的人无怨无悔,享受的人也是油然而生的快乐,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和谐吧。
  从来都不曾对冬季有过这么深的感怀,这个冬让我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寒冷,冷彻心扉,可是总有那么些温暖的人像那娇艳的红梅一样,不单只为博人眼球,而是真真切切的一种赋予,赋予人们实实在在的温暖。
  不禁深思,自己能为这美好的世界做点什么呢,也许我什么都做不了,也许我能做很多力所能及的事。在这雾非雾,花非花的年纪,却感觉自己像快枯萎了一般,但是当看到这么多让我满心欢喜的人和物时,我的心仿佛又开始欢呼雀跃般的奔放起来,跟随着这动人的节拍舞动。
  从小就有一种感觉,冬天不下点雪,就好像冬季没有来到过一样,那时的我还不能深刻的体会“红梅傲雪"的气节,现在我懂了,红梅抽芽吐蕊,经受了百花畏惧的考验,在严冬中夺取了所有人的目光,正是凭借她顽强的毅力,坚定的信念,傲雪的气度,和执着的追求。花且如此,何况人呢?
  伴着雪花飞舞的严寒,让我成长了许多,在这雪舞的世界里,如何演绎,如何把握,似乎有一盏明灯在指引着我。脚下的路还很长,我能看到的和做到的还很多。傲骨的气节要有,感动人心的温暖也要有。
  人生其实就像一场雪飘,零星飘落的是雪,梨花带雨的掺杂是雪,鹅毛般的飞落也是雪。如何舞动,如何落下,落在何方,都任凭我们自己去选择。
  这场大雪的到来,教会了许多不会演绎人生的人,这场大雪的到来,也诠释了雪的另一种繁华人生————无私!
  
  篇六:雪舞人间

  盼望着,盼望着,盼望一场雪的降临,今天终于盼来了今冬的第一场看得见的雪!
  入冬以来,老天已经淅沥索罗地下了几场雨了。前几天不少地方都下了雪,唯独我们这里不见雪——那天一开始是下雨,傍晚时分是下雪,可雪落到地上就成了雨!前天别的地方大雾笼罩,我们这里却是小雨霏霏,而且一下就是连续两三天,跨过“大雪”节气,直到昨晚还在下着牛毛细雨。
  于是,大家都在盼望着一场雪,一场看得见、留得住的雪。
  终于,人们渴盼已久的雪终于姗姗而至。先是冷冷的东北风刮起来,黑黑的云彩压过来;接着,是碎如纸屑的雪花零零散散地飘起来。那雪花先是细细的,稀稀的;随着乌云的加重,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随着风在空中舞动,像一只无形的龙;在树梢楼宇间回环,像一幕巨大的幔。雪中,人们兴奋地行走在路上,任雪花落在头上、肩上、衣服上。学生们也趁着课间在雪地里打着雪仗,一时间满院的欢笑声。他们五颜六色的衣服在洁白的雪中穿梭着,像是盛开在雪地的活动的花朵。上课铃一响,校园里马上宁静下来,风吹着雪花,把学生们刚才踩乱的地面重新铺平。
  踏雪而行,在雪花飞舞中,我揣摩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采薇》)是怎样的一种感慨;“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卢纶:《塞下曲》)那是怎样的一种豪迈;“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李白:《行路难))那是怎样的一种无奈……
  雪舞人间,不识江山轮替;雪舞人间,映照着千秋悲欢。
  儿时,冬天因为下雪而多趣。下雪的日子,忙碌了一年的农人可以猫在家里,望着漫天的雪花,边啦着家常边憧憬着来年的丰收。下雪的日子,是孩子们的节日,他们堆雪人,打雪仗,欢快地嬉戏,把寒冬搅得热气腾腾。下雪的日子,人们可以聚到一起,讲那些流传百年的故事,什么《三国》,什么《水浒》,讲的人绘声绘色,听的人聚精会神。没有水的河流不像河,没有雪的冬天不像冬。如今,习惯了暖冬的人们都在期盼一场真正的雪。天寒才有雪,下雪天更寒,而寒冷是冬季应有的性格。严寒杀死大部分越冬的害虫和病菌,捍卫大自然的均衡,捍卫生命的健康——经过严寒考验的生命才称得上顽强,度过严冬的鲜花才会开放得更加绚丽多彩!
  一会儿,光线渐渐明亮起来,雪渐渐小了。走在路上,还是不断有雪花往脖子里钻——那是风从树枝或楼顶抓起一把把雪花往你的脖子里塞呢!太阳也不时钻出云层,俏皮地看看下面,然后又躲到云后,不知是启动了什么机关,一会儿,大片的雪花儿又纷纷扬扬地飘起来。花坛里残存的几朵娇艳艳的月季花挂着一层厚厚的雪花,就像个玩雪的娃娃。
  一个同事的孩子放学归来,小姑娘竟然连羽绒服的帽子都不戴,拉链也没拉。我把她叫过来,帮她把帽子戴上,拉链拉上,捂捂她冰冷的脸蛋儿——小姑娘甜甜地笑着,一直走了很远,她还便走边回头跟我摆手呢!
  
  篇七:漫天雪舞落一地相思

  穿过厚重的云层,白雪漫天飞,蹁跹姿影,舞尽极致,最终,洒脱的迎向大地,无形的隐去,只流落一地数不尽的漫漫相思……——题记
  总以为,在这个轮回的四季里,不会再见到皑皑的白雪覆盖大地,不会再品味银装素裹的妖娆。走进春天的门槛,那炫舞的精灵却不期而至,让这个喧嚣的午后,多了一分纯净,添了一丝水润,于是,我就呆呆的坐在这里,凝望,凝望……
  大片大片的雪花,张扬着那份耀眼的纯白,飘飘洒洒,飞旋空中。厚重的云层,丝毫没有阻挡你前进的步伐,你就那样,洒脱着自己的洒脱,快乐着自己的快乐,一飞漫天。曼妙的姿影,翩跹而飘逸,绘制了这个时空里最魅的一道风景线。因为,你想,为这如烟的红尘,舞尽最后一份极致。
  这是怎样的一次生命的绽放?奔跑的时针里,我唯有静立,默默地倾听着你心的呼吸,感受着你脉搏的跳动,由弱到强,由强到弱,由缓到急,由急到缓,轻轻地,细细地,节律韵致交错,吟唱着一首朴实无华的生命之歌。原来,无论在怎样的轮回里,你都从来没有叹息,从来没有放弃,只是顽强的抓住生命的尾巴,在喷薄的绽放里,完成最后的精彩,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心爱的雪儿,那你就这样飞吧!让我在这个纯白的空间里,静静地陪着你,感悟你的灵性,品味你的执着。知道吗?匍匐在你的脚下,我愿打开久锁的心门,对你倾心地诉说。人生,是一道没有回程的单行线,既然我们在风雨中选择了彼此,那么,即使是钢铁熔炉里烈烈燃烧的火焰,也不能阻挡前进的步伐。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痛的唯一。不会忘记,那个冬天不冷的寒日,爱,给我如春的温暖;不会忘记,那片默契宁静的心海,爱,给我似火的眷恋;不会忘记,那份不老终身的契约,爱,陪我若水的流年。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天与地,本就是和谐一体的世界,怎么再能分开?于是,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天,你说,那就让我做你的地吧!为你,承载所有的喜怒悲欢,只愿我的微笑,久远。无奈分离,无奈世事,任凭那重如山的相思,穿越时空,压垮了薄弱的脊梁,而我会记得,把甜美的微笑给你,尽管,回过脸去,满是晶莹的泪花。。。。。
  泪,还是在瞬间无声的滑落,却已经没有了爱的悲戚。走过又一个四季轮回,白雪踏春来,清新的气息,充盈这个春季,也延续着我们一生的相依……
  前方,或许风雨无期,而我们携手同行。路漫漫,情依依,爱,无处不在。
  心爱的雪儿啊!无声的诉说,你可听懂了爱的细语?终了,就让我与你一起,迎向大地,悄悄的融化,无形的隐去,完成一次生命的绽放。只把这满腹数不尽的相思,洒落一地,一地……
  心爱的你,可曾闻到相思的味道?
  后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篇八:雪舞,是谁让我喜欢独欢
  雪,肆无忌惮地下了起来。大雪纷纷,像一个新年前的礼物,给了我一个猝不及防的温暖。有雪的北国,才最美。
  风花雪夜,像一个美丽的精灵,让我久久沉浸在她的灵动的美。有雪的季节,才是真正的冬天。
  鹅毛大雪,像一个蓄势待发已久的孩子,从天而降,在我的手心里一触即融,手心一阵凉。雪就变成水汽从我眼中消散。
  好一场雪的盛宴!好一场雪的绝唱!
  我被一种莫名的感动充斥于心,久久地。
  也许,我忘怀了世间的一切事物,只为此时,有雪的陪伴。
  在路上走着,只有脚触雪的声音。一切杂音,似乎都被吸收了。大地被雪包裹,伴着皎洁月光的照耀,更显明亮。我走进了雪的世界,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到,一种想见又见不到的神秘感。我的心,在这雪的包围中享受了一场绝美的盛宴。一种生命跳动的欣喜感动着我。
  路过一片梧桐林。一片树叶,轻轻地,落到了我的肩膀。随而,无数的落叶“刷刷”地落了下来,雪和叶,交织缠绵,分不清雪是叶今晚的使者,亦或是叶是雪等待的佳人,说不清,道不明……
  而我只是这舞动的天地里一个默默的欣赏者,暗自称奇,寂静喜欢……
  叶,停留了一个秋季,在树干上迟迟没有下来。只在此刻,风吹雪舞人走,天时地利人和,从树枝上飘然落下。谁说昨日的叶不会今日落,很有可能会停留更长的时光。这迟到的美丽,让人感叹。“无边落木萧萧下,引来雪花翩翩飞。”
  明月,悬挂于柳梢头,人在黄昏后独走。
  眸光穿过这遥远的梦幻,踏碎一地的温柔,在这寂静的夜晚,我把感伤装进行囊,在笔下谱成音律,微风中轻舞飞扬。
  是谁在扬手间洒落忧伤,把飞舞的霓裳缀成点点星光?
  习惯在夜深人静、孤枕难眠里感受昨日的余温。那些物是人非,就像在聆听一曲忧伤伤感的曲调,一听,心碎神伤……情愿追随岁月深深的目光,守候一季又一季的花香,纠缠的情节,和着流水的音乐,淡淡的忧伤,慢慢泛滥。
  其实,论年龄,我还年轻。但究竟是什么扼杀了我笑靥的容颜?是什么让我轻易喜欢沉浸于那淡淡的哀伤,忘记曾信誓旦旦立下的誓言、梦想和方向?在寂静的夜晚,忆起许多淡忘和遗忘的东西。一早醒来,却无暇拾起什么,唯一可做的就是那平静的没有斑斓色调的日子。水,无处不在,光,无处不明,风,无处不喜,火,无家不需。在家的日子里,陶醉于青山白鸽,那一望无际的田地,那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平房,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蓝天。在城市求学的日子里,我的梦里只有浓厚竞争的气息。却在这里,我重拾了许多温存记忆。
  到后来的后来,也就是此时,此刻,遇到了这一场梦中回响已久的雪舞。我的心声随着雪的悄然落地,尽情放飞。
  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那些步入青涩雨季的过往,那些浸透奋斗的泪泉,那边洒遍牺牲的血雨,都在今晚,随风逝去,我的思想,仅留那一抹洁白。
  月清冷,形影瘦。
  在夜的舞台的中央,飞舞水袖,轻舞霓裳。我无法抹去,无法回避,迎风而立,落花无痕,只留馨香。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therandomfrequency.com/sanwen/99668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