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城国际娱乐城

时间:2018-11-08    阅读:37 次   

  
  篇一:菊香暗浮动

  菊花,些许的肃穆,她的花瓣其实很华丽,很浓密,带有些贵族气息。总让人想起海豚音,飘游在高空里,回旋不息,一般人若要刻意模仿,说不定会劈了嗓音。
  菊正是。
  从不在百花怒放的时候去争媚。其实她的模样非常出众,就是真正的像海豚音,能拔萃,能刻在耳边,不停滴回荡,能在心中滋生一种赞叹。就只是她的色彩,就足够绚丽的。红黄白绿青蓝紫,沾了个全,给她们一个展示的方寸之地,定黯淡了所有的同类。
  秋来了,厚重的季节里,正好应了厚重的花瓣的品性,丰盈的就像秋日的丰收景象。层层包裹的细细卷卷的模样,在落叶将至的风中,显得慰藉安然,人们恍惚中的凉凉的心情,在菊的丰泽中多情和留恋起来,夏的灿烂依旧延续着,心的灿烂正在重新燃起。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唐代元镇的《菊花》中诉尽了钟爱的情愫。
  它开在本应凋落的季节,只为了妆点落叶尽头的渴望眉头。恰似夺目的烟花,在夜晚才更加璀璨。秋,如果用白昼表述,它属于傍晚。“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叹息的时光,总让人牵挂和揪心。痛中,泪光盈盈,多情涟涟。像是分别的不舍,离情昭然,可伶相思人儿的泪滴,落成了山脚下的晶莹的湖水。
  可那暗香涌动的风,正是菊花的挽留和安慰。宛如鸿雁传递的情书,悠悠的,慢声细语的述说着安好的消息。告别缠绵的时光,浓烈的情已化作菊的魂灵,把酒闻香之中,挥洒点点相思。于是,传奇的故事就有了流长的理由,多少人回味在《菊花台》的悲戚中,留下了多情的向往,任由心事静静淌……
  想念菊,赞美菊。是因为它留住了秋的热情。
  其实秋是丰硕的。
  金灿灿的黄,正是阳光中的饱满的颂歌,正是开朗的时光。眼前始终飘扬中石榴的殷红和柿子的金黄。其实,老家的柿子是橘红色的,小小的个头,饱满的果肉,甘甜如饴,极喜爱。吃的时候,唇边沾满了鲜艳的汁,总是被人笑着,紧接着又递过来一只,用笑的眼神示意着“痛快的吃吧!”。此时,院中柿子筐边,正怒放着各种颜色的菊花。花香,一种清幽的谈,时有时无的那种,但衣袖上总留有爽心的味道。那时,就觉得菊花是开放的最迅速,最简单,最华丽的那种。它总是开在人们最留恋花的时候,在品尝着丰收喜悦最酣畅的时候,开在深秋众多花儿就要谢幕的时候,适宜的填补人们的不舍和低落的眉头。
  于是,在阳台上,中秋时节,总要添几盆菊花。告慰我恋恋花样时节的心,让我好好呵护它,呵护素心中的感激。
  
  篇二:菊香深处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体味着王维笔下的意境,我们几个笔友,应肖兄之邀,去他那儿,看野,赏秋,品菊香!
  就是这肖兄,和我是有些缘分的。同道,文友,且不谈;他的夫人,和我的夫人,同一个姓,同一个字辈,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又是同一个谐音。遇上肖兄,我总会亲切地戏称他为“连襟”。
  ——有他盛情相邀,焉能不去?
  车到黄庄,我们下车。雨,还在丝丝缕缕地下着,真的是秋意绵绵呢!
  可肖兄他们,早在路边迎候我们了。
  在陈列着几盆野菊的的客厅里,我们一杯茶还没有喝完,肖兄旁边的汤总便发话了:“走啊,请你们去看野,赏秋,品菊香!”
  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漫步在乡野泥泞的阡陌,弥散在我们心头的,是一种久违了的轻松和怡悦。
  一位老农,真的是披着蓑,戴着笠,牧着一头膘肥体壮的大白牛。
  同行的一位编辑,这个只是从电一影上电视上看到过水牛的文静的小女孩,不由得高兴地欢呼起来。
  就这么在这乡野泥泞的阡陌上走了好长好长的一段路,一条宽宽弯弯的河流,波光潋滟地流淌在我们脚下了。
  绿绿的水藻,青青的芦苇,在水中静默着。(中国散文网- www.therandomfrequency.com)
  看得见,水中的小鱼小虾,在亲密地嬉戏。
  在这泥泞的阡陌的尽头,是一座清清爽爽的茅屋,茅屋前,一张方方整整的餐桌。
  有自来水龙头在屋外接着,有水码头往河面通着,三三两两的草鸡,并不怯生的,在长着野草蹦着蚱蜢的空地上转悠着。
  茅屋,像是人家又不似人家。
  几株野菊,在檐前屋后,青青绿绿地长着。还没到开花的时候,可菊茎上,已经打满了肥肥嫩一嫩的花骨朵儿,在缕缕的清风中,很见精神地摇曳。
  面对着茅屋的,是一望与莽莽的苍天相连相接的淼淼的水面,至少有千儿八百亩的面积吧!
  我们问汤总,“这是你们经营的蟹塘吧?”
  “何止就这八百亩的水面!”好像身为副总吧,肖兄答道,“在盱眙,在大丰,在兴化各地,我们有一二万亩的养殖面积,单员工,就有三四百人呢!”
  这时,一位员工,用一柄丝网,从蟹塘里拖上来一网,我们看到的,是一只只蜘蛛大小活蹦乱跳的蟹苗儿。
  “这是准备着明年放养的,一二万亩的水面,该得多少蟹苗儿?手中有了,心中不慌。”汤总向我们介绍道。
  听到这儿,我们对这位虽然相貌平和语调恭谦的汤总,也不由得刮目相看起来。
  傍晚了,夜幕渐次地降临。
  当我们在茅屋前那张方方整整的餐桌上坐下的时候,肖兄告诉我,这茅屋,便是看蟹人简单的居室。
  此刻,那在清风中很见精神地摇曳着的几株野菊上肥肥嫩一嫩的花骨朵儿,也似乎送来了丝丝缕缕的芬芳。
  “喔,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们公司的名称,就叫菊香呢!”也许,就因为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汤总的脸上,显现出难得的自豪。
  我们,从小城上来的几个人,也不由得心旌摇曳了——
  在这清风送爽的乡野上,波光潋滟的河流旁,烟波浩渺的蟹塘边,看野,赏秋,品菊香,不也是人生的一种风景?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therandomfrequency.com/sanwen/141043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