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城国际娱乐城

时间:2018-10-18    阅读:62 次   

  
  
  篇一:好想去看雪
  踏着洁白的雪花,踩奏出悦耳的吱吱声,浑然不知是雪花在熙攘着生命的脆弱还是为了又能重生而鼓掌
  忽然一阵风卷走了这般争议,一丝凉意涌上心头,唤醒了正在幻想的我,抬头望去,天空尽然那么晴朗,使得人世间的一切显得那么清晰,然而越是清晰,却越令我厌倦,好想突然下场大雪,掩埋这一切,尽管世界会因此而变的苍白,其实苍白也是一种不错的释然。
  我喜欢下雪,喜欢抬着头扬着手,看着飘然而落的“花瓣”在空中嬉戏,偶尔几片了落于指间,冰凉的触觉,昙花一现的美,无一不吸引着我。眺眼望去,漫天的雪花款款而下,我心中总会浮起一阵阵莫名的澎湃。
  也许是在赞叹它潇洒的美,也许是在羡慕它浩荡的情,也许是它磅礴的气势深深的感染了我,也许是它和我内心深处的那一丝呐喊产生了共鸣。
  我喜欢下雪,喜欢踩在雪地上那种松软的感觉,它能勾出我内心的那份懒散,从而释放在这皑皑白雪中让我感觉不再那么疲惫。
  我喜欢下雪,喜欢走过雪地后留下的每个痕迹,因为它时刻提醒了我,人无论是飞得多高或是陷得多深始终都应该是一步一个脚印,一但你脱离了常规的轨迹,那么说明你走的不再是路,而是悬崖。
  我喜欢下雪,喜欢牵着恋人的右手陶醉在这白色的世界中,我仿佛看到了雪花在用它们的生命为我们涂鸦着一场圣洁的婚礼,那是一种浪漫,是一种安逸,是一种爱的升华,也是一幅我梦寐以求的画面。
  好想去看雪,因为世间太过沧桑,所以想重温下以往的那片净土。
  好想去看雪,可惜天空太过晴朗,我的迫不及待抵不过它的倔强。
  好想去看雪,只是恋人的手不知道还离我有多远,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篇二:我想去北方,和你去看雪
  我从未到过北方。
  想象中的北方是“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的萧条世界,或是“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化作连天花”的一片冰天雪地,与温柔无缘,与妩媚擦肩。而现实中的北方,尚未留下我的足迹,许多原因现在想来,已成借口,我的柔情远隔千山万水,躺在曼妙的雪地里,相思无涯。
  一直生活在南方。
  我的南方,是柳永、杜牧爱情故事里的江南,是戴望舒、郑愁予万象城国际娱乐城里的江南,美得象梦境一般,以至于当大家象候鸟样纷涌至北方,我却无动于衷。对于雪,我没有太多的感悟,只是尤爱清净、灵性、柔韧的我,对于雪却有着无限的向往。当好友再次向我描绘北方幽雅恬静、晶莹剔透童话般的雪景世界,一种久违的向往顿时冲盈我的心扉:我想去北方!
  我想去北方。我想去看雪。(中国散文网- www.therandomfrequency.com)
  圣奥古斯丁的话说得让我心痛:“世界是一本书,不旅行的人只看到其中的一页”那么,就让我掀开梦中缤纷的一页,走进翩翩联联、轻轻悠悠、纤纤巧巧的雪花世界,体会那蚀骨入髓的温润,品味那肆意飘洒的卓然丰采,在雪韵悠然中,定睛感觉她的剔透,凝神嗅出她的芬芳,让她洋洋洒洒飘浮在眼帘,轻轻悠悠落在唇边,在纷纷扬扬中有一丝欣喜还有一份感动;飘飘洒洒中有一款诗情还有一种灵性。
  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花何等俏丽;“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雪花何等妖娆翘楚,美艳含羞;“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麟残甲满天飞”,飞雪何等有气势;“天丁震怒,掀翻银海,散乱珠箔,六出奇花飞滚滚,平填了山中丘壑”,大雪何等壮观!它冰心玉骨,幽雅恬静,是酝酿已久,还是如约而至?她让人思绪翩然,温情缋绻,人的心灵在此中也悄无声息的得到净化,变得纯净而美好。
  我想去北方,和你去看雪。
  看那雪,深切切的,好似有千丝万缕的情绪,它形态万千,晶莹透亮,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白色的战帆在远航,天地之间,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我对着远山呼喊,善感的心插上多愁的羽翼,与你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我幻化成一只魅惑的蝴蝶,飞越相思的苦海,轻柔的宛如雪花降落在你的身旁,温馨絮语,只等雪飞散,散我纵横的牵绊。
  我想去北方。我想去看雪。
  北方,终究是我心中的一个梦,与你牵手去看雪,是我无法企及的一川雪雨,摇曳在沧海桑田。今生,我只能做个素心若雪、兰质蕙心的女子,轻拾起你的言语沉淀成一种情绪,含泪微笑,静静地沐浴在冰雪的月光下,执着地把渴望指引往你的方向,神色凝重。思念没有结笔,在每一个暮色黄昏,我乘着文字的翅膀,追溯梦中那一段冰天雪地的传说,思念不染尘,无恨,无痕……
  
  篇三:带你到羊山去看雪
  年初到羊山去看雪。雾凇、树挂、雪景。体验穿越羊山的茫茫雪海,和与雪有关的景致成为我们这些活在钢筋水泥围城中的人不可多得的一次身心体验和惊艳之旅。
  天上飘着雪,刮着风。我们一行19人,一大早就乘车赶往张坪桥底村,拟穿越羊山的茫茫雪海到老羊山乡政府的西庵。车辆行至骆驼岭路段,积雪覆盖的路面,一步三滑,严重阻碍着我们前行的步伐,司机向领队提出中止前进,可队员们热情高涨,纷纷下车,向老乡借来工具清扫积雪,给车挂上链条,一阵忙碌,上车继续进发,可是走了还不到两公里,就再次遇到了雪障,厚厚的积雪完全盖住了路面,天地相接,一片苍茫,大家只好整理行装弃车徒步。队友们惊诧大自然如此的鬼斧神工,兴奋地发出各种尖叫,在冰天雪地中摆出各种姿势自拍、合影。
  步行约半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桥底村,好客的村民热情地招呼到家坐并询问去往何处,在他们好奇惊讶的表情里,我们读懂了前路的艰辛。雪仍在下,在村民目送的眼光中我们继续向山中进发,接近中午时分,来到最高的一户人家,大家忙着吃饭喝水休息补充能量,此时我站在屋檐下,凝望天空,闭上双眼,任雪花肆意缠绵,仿佛听到了雪花在耳畔轻轻地吟唱,又似乎听到有来自遥远天际传来的琴音。雪无声地飘着,像轻柔的小手,掠过眼眸,滑入如水的心境。曾经的无耐与浮躁,烦恼与苦闷,这时都被雪花轻轻拂去,在农家舍院的某个角落,在冰封的小沟旁,在如幕的山野里,在凛冽的寒气中,在雪中,我发现生命原来可以如此的安详和宁静。
  稍作停留,再次谢绝老乡善意的规劝,沿沟向上攀登,边走边拍谁也没有意识到困难正在一步步来临,以往熟悉的小径被积雪完全覆盖,齐膝深的积雪让人每迈一步都十分吃力,走在最前面的老驴深一脚浅一脚凭记忆探路,后面的踩着前面的脚印前进。走了近两个小时进入相对开阔的树林、草甸,突然,驴友夏红喊,看呀,大家看呀,循声望去,只见一树落光了叶子的枝条上,挂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那被雪压得低垂下来不时打着寒颤的针叶树的枝头,挂满了小冰晶的树挂,还有那树枝上漂亮的雾凇无疑把我们带入了一个银铺玉砌的充满浪漫的世外桃源,稍不经意的碰撞,都会将枝头白色烟雾抖落下来。给这山,这天,平添了几分神秘。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白色的梦里,陶醉在如梦的茫茫雪海。不知不觉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雪越下越大,大片大片的雪花,像千万只白蝴蝶漫天飞舞着,又像柳絮,似杨花,如鹅毛,轻轻柔柔、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缓缓地飘落到我们头上、肩上、衣服上……树枝宛如是银子铸成的,那么亮,那么灿烂,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枝条上,连我们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此时天也随之昏暗下来,霎时间发现我们置身于茫茫的林海雪原之中,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小径完全被覆盖在这厚厚的积雪之下,到处都一样,连人称活地图的群主此时也被蒙住了,不知谁说了一句“我们迷路了”惊醒了充满激情的队友们,大家回过神来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好在大家都是经验丰富的驴友,短暂的慌乱过后,大家齐心协力、听从指挥,手机定位,一路向南,翻过一座座山,穿过一个个草甸,终于走出树林,到达八里川草甸,队员们经过紧张又艰辛的跋涉兴奋地高呼“我们出来啦”“我们出来啦”,随着燃起的篝火兴奋地跳起了舞,火光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庞……而后一路向东南方向狂奔于晚12点到达原定终点西庵,凌晨1点30安全到家,全天行程22公里,徒步用时15小时。
  “有行走便有迷路”。迷径穿越的旅程仍在记忆的深处,一步一景、一景一梦,因为迷路,我们积攒经验,因为走出迷途,我们获得更多生命的感悟。只要还在路上,在行走,就会有迷路,而更多时候,迷路也会成为行走的一部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therandomfrequency.com/sanwen/140449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