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城国际娱乐城

时间:2018-01-10    阅读:117 次   

  
  篇一:冬天里的悲伤
  冬天,又是冬天。我冰冷的指尖,在蒙着水汽的玻璃上,划着我们的宣言。我穿着你送的血似的裙子,艳丽明媚,寒风透过我的发间,浮动着我的裙摆。我踩这红色的高跟鞋,在雪地里奔跑。好久好久,麻木了双腿,风怒啸,在裸露的皮肤上粗鲁的倾掠,像尖利的刀刃慢慢的作画…我咬着艳丽的唇,丝丝血腥的味道在舌尖上跳动。
  “柯,好久不见。”我笑了,云淡风清。“你是不是也想我了,筱每天都想你。很想很想,你怎么都不来看筱?筱每天都会翻你的相片呢?今天是柯的生日呢,我穿了去年夏天你做的衣服,你说只有筱才能穿,我好开心的!”雪地里一片白,我红了眼,哭着嗓子:“柯,我来了,是筱来了,出来好不好,出来了,不可以任性的,我们不玩捉迷藏好不好?”女孩在雪地里叫着,找着,留下了满地的脚印…
  或许女孩一辈子也不知道,那个叫柯的男孩,在去年下雪的那个冬天,带着笑离去了。
  柯,那个永远带着温暖的笑容的男孩。在四年前的冬天,遇见了明媚皓齿,像雪一样的筱。那时筱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孩童,伸出纤细的手,跳着想钩下那茂盛树枝。柯,笑着,替她钩下了树枝,筱把用红绳系着的蓝色水晶瓶,里面有一卷洁白的纸条。筱笑了,带着满足。彼此心里都有点点悸动…
  柯为筱作了一条裙子,是红色的。柯对筱说:“筱穿红色永远是最美的,我想要筱做我的新娘…”
  三年后的冬天,天上飘着大雪,空中透这沉闷,压抑的使人喘不过气。白色的病房内,筱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眼里噙着泪…
  手术灯灭了,那个温暖的男孩,在十八岁的那个冬天,因为严重的心脏病,永远闭上了双眼,离去了筱…
  后来,筱因为接受不了,事实,精神分裂,活在柯还在的世界里…
  寒风说落了,那个蓝色的瓶子,落在雪地里,那卷纸展开,“和我爱的人,一起永远”
  风卷走了纸,女孩迷失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只留下一个个倔强的脚印…
  空中仿佛回荡着柯,温暖的话语“筱,我要你做我的新娘”“筱,我要你做我的新娘”…
  
  篇二:冬天里的回忆
  常常在夜里,在夜色和空气如影随形般的渗透进小城的每一个角落的深夜里,我静静地凝望着你。你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笑意,如江南春天清澈明净的湖水泛起的一丝丝涟漪。眼神里含着对生活的期许,一如秋日长空那样的简单而又纯粹。我七月份上网聊天(缘于我自以为最铁的一个哥们爱上网络),曾喜欢把网络聊天比作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因为这是一个宣泄情感,舒缓压力的地方。也曾像小猫追逐绒线球一样一个又一个地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加为自己的好友。然而,在这样一个情感比夏季批发市场水果还廉价的年代里,有时聊着聊着就会发现我和我聊天朋友之间变成了某种待价而沽的水果,于是徒然地发出知己难觅的感慨。又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好友”变成陌生人。她们仿佛是茫茫人流中在我身边晃动了一下的身影,消逝了,不见了。也许是幸运女神的眷顾一次点击让我们在滚滚红尘中相识。尽管我们不曾相遇,但你却旁若无人般的走进了我的心里,从此在我的生命里植入了一株兰草,仿佛悠远空旷的山谷里有了一种空灵脱俗的美。
  依然记得我们第一次聊天是在一个阳光温暖的下午,简短的问候之后,我们顺着话题开始了一次漫无边际的谈话。你轻松活泼优雅自然的谈吐深深地感染了我。空间的距离仿佛消失了,我们就像许久不见的朋友面对面的诉说着对生活的感受。记得我在那次聊天快结束时曾对你说,认识你,真好!事实上,在我平淡如水而又琐碎无边的日子里能有一位谈得来的朋友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当我离开电脑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只见人影错杂,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的心异常的温暖。我还忍不住回头一望,仿佛你就站在原地。我知道这是一种错觉,但这种感觉很美,直到今天还留在我心里。
  喜欢你的日记,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在远方的路上遇见自己,就像古人那样浪漫洒脱冒雪奔赴远方访友到门前却又折回。我也曾到过你所在的城市感受过你生活的气息。也记得自己对你说过,人生就像旅行,我们就像两个坐在一列不同车厢里的情深义重的朋友。也许我们会在不同的时候下车,但我相信我们终将生活在彼此的记忆里。也曾想过要看看你,看看你到底有多美。我现在悟出了一个道理,友谊如花,还是淡一点好。我不想美化自己,我的灵魂也并非如纯净水那样纯粹。只是想好好地收藏内心这份美好的希冀。纳兰容若说得好,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也许这样一种月下枕上听风的氤氲境界是暗香浮动于清流之上的美。
  还记得吗?你说我那篇《青涩的墙》写得很美,你向我推荐《山楂花》作那篇文章的背景音乐。当你把这首歌传过来时,我不得不佩服你对美的鉴赏力,陈楚生用他很干净的嗓音与略带伤感的情绪在不动声色中感染了我。感染我的还有一个如水一般的江南女子,那就是你。今天,当这首歌再次在我耳畔响起时,这个秋天的一个上午,我们共享《山楂花》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你告诉我,我是应该快乐还是应该悲伤呢?有时你也会静静的向我诉说着生活中的爱与哀愁,我也常常劝你不要让自己活得太累。我不希望你活得太成功,只愿你活得很轻松。我在劝你时其实也在宽慰自己,也希望自己推开耳畔的一切嘈杂,听从于自己的心灵。
  冬天来了,寒风起,叶落满地。我告诉你,小城冬天的气息很浓,味道很足了。你笑着说,又没有雪花,雪花飘飘才最能传达冬的气息冬的味。我想这也许是我们的不同,我是一个在花开时想到花落的人,而你却在一个无花的季节里于青石陋巷中找到美。也许你是一个喜欢将生活的褶皱抚平,以一种温柔的方式接纳生活,过的平凡而简单的女人。我很欣赏你在冬天里看到春天,在孤单里学会坚强,学会温暖自己的勇气。今天我也懂得了如何在生活中不断的调试自己。(中国散文网- www.therandomfrequency.com)
  你知道,我很忙,时间仿佛被切成了片段,所以一直没有去找你聊天了。我们的聊天往事好像幻化成一点飘渺的痕迹,犹如黄昏时在河边漫步,明明看见自己的倒影,伸手去捞,捉到却是一片虚空。又好像走过的一段山路,当我回首时,却又消失在烟雾缭绕之中。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一束阳光打在我家阳台之上,怯怯的,如久病初愈后的少女的脸,恰如我此刻的心情。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自己所遇见的人,只低低的说一声,你也在,真好!我不想否认自己喜欢你,我只想让这份情谊永留心底,和着岁月与我的容颜一直慢慢老去。直道今天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姓甚名谁,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你生活在我的记忆里。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悄无声息的过去,不曾留下一丝痕迹,就像我们的友谊,只深藏在记忆里。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而喜欢一个人是一定有理由的。我很欣赏你的真实自然并从容的人生态度,这是一种风度。时间是美貌的敌人,却是风度的朋友,我想也正是因为你的生活态度感染了我,让我看到了生命如花一般的美丽绽放。在这样一个寒冬的季节里,有一种温暖我心灵的力量,我很难说出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也许正如古人所说的“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吧,待到衣尽湿,花满地,才感觉这种力量的可爱。我想多年以后,我老了。你,这样一个如兰草般可爱的江南女子,一定还生活在我的记忆里。
  
  篇三:冬天里的温暖
  宿舍里,我百般无聊地打开电脑看新闻。此时的宿舍里就有两个人,我和宿舍长,宿舍长昨天熬夜写文章,睡到上午10点还没醒。外面明媚的阳光使我对未来产生了忧虑。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沉思,宿舍长懒洋洋的说:“小星,开门去,朕再睡一会。”无奈,披衣下床打开了门,一看,是学校保安。
  “你们谁叫王什么星?”我回答:“我就是,有事吗?”“嗯哪,外面有个老乡找你。”啥?没搞错吧,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城市人,哪来什么老乡?确定没找错人后,我穿上衣服出去了。
  此时正是冬季,十分寒冷。到校门一看,一个农民样子的人站在那里。我过去一看,竟然是我的表哥。“哥,你干嘛说是你是我老乡啊?”哥说:“一个农村人到这里来找优秀的学生,说出去不被人笑话?”“我哥就是我哥,你没必要那样!”我急了。“好好好,行了,哥今天找你有事。”“啥事?”“你表姐昨天穿高跟鞋,路滑把脚给崴了,这不在家一动也动不了呢,我的意思是啥呢,就是你有时间去看看你姐去,小时候对你不错,去看看啊。”我大惊:“啥?没事吧?”哥笑了:“没事,就是崴了一下。那啥,那我先走了啊。”说完就向我挥手告别。是的,小时候我姐确实对我很好,有啥好东西她都啥不得吃,都留给我。姐可能和我最亲了。我急忙回到宿舍,宿舍长站在门口吓了我一跳,“你这么着急要干什么去?”“回家一趟”“干什么去?”我急了:“哎呀,你管那么多干啥啊,家里有点事,回去一趟也不行啊。”宿舍长曰:“哦,回去吧,下午还有课呢,快不快回啊,朕再睡一会。”说完就爬上床继续睡了。我把自己“武装”好了以后,就出发了。
  到我表姐家就20分钟的路程。我敲门。“谁呀?”“你表弟。”我隐约听见门后有沉重的蹦跳声音,接着,门开了。“哎呀!这不是小星吗!学校这么忙还来看姐,真让人感动!”姐姐夸张的说。我苦笑两声。她赶紧把我拉进屋。
  “呀姐,你这脚肿的这么厉害啊!”姐苦笑一下说:“扭了一下,没事。是不是你哥告诉你的?唉,让你瞎操心。”我赶忙扶我姐进屋。“弟弟真孝顺姐!”她高兴的说。“肿成这样啊!”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给她揉脚。“唉,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怎么讲?”“就说我那天吧,我一不留神,踩在一块冰上,然后我眼前就白了一下,接着一阵疼痛。”“然后呢?”“这时吧,过来几个女大学生,把我扶起来了,手里拿着一堆材料,像是在外面做考察还是咋的啊,就给我送到医院去了,医药费什么的都是她付的,医生说啊,再晚来一会儿,就麻烦了。我这么一问啊,诶,是你们那学校的。”我很吃惊:“哦?是吗?这么巧啊!等我回学校得好好谢谢她们呢。诶,对,你问她们名字了吗?”姐激动的说:“问了问了,有一个叫什么柳莎淼,还一个叫什么成成。”我大吃一惊,忙问:“什么?什么成成?”姐似乎很努力地回忆,“啊!对,陈!陈成成!”我愣住了。那不是我女友吗!姐见我如此吃惊,便问我:“咋啦,那个人你认识?”我忙说:“啊,哈哈,不认识,我怎么能认识她呢?不认识。”以前这种事我只在电视上看过,没想到它却成了一个实事,成成帮助了我最亲的姐,我感激不尽啊!姐可谓是我生命中第三重要的人了,绝不能让她出一点意外!
  下午三点,我回到了学校,刚一进楼,陈成成堵住了我。我吓一跳。“老实交代,你干嘛去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啊?”我见了她,眼眶有点湿了,“哦,没事,出去转转。”“转转?转你个头啊?你去北京转去啦?去了4个小时,骗鬼呢?”她两手叉腰,鼓个腮帮子,十分可爱。我忽然抱住她,哽咽着说:“谢谢,谢谢。”这回轮到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你这是。干什么啊?”“没事,我先回去了,一会有课。”说完我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努力回想她做了什么事让我如此激动。
  现在空闲时间,我写了这篇文章,以此事来抒发我的情感,我想:这个冬天我一定不会冷了。
  
  篇四:冬天里的一片情
  秋天已渐渐离去,冬天悄悄来临了。冬天拥有满地的枯黄落叶,带着凉意铺满街头,穿透行人的厚厚冬衣,让人不得不牢记冬季的严寒。冬风不时冷漠地吻着发梢,吻着人们的脸庞,留下颤动人心灵的痕迹,把冬天的冷意传到每个人的心间。于是,冬季,空中弥漫着一股冷气,大地满是冰天霜地。就在这冬季,我们的感情正在受寒流的拍打,正在受冬季的磨合。
  冬日温和缠绵,给大地一片暖洋洋的气息。但它无法挽留枝叶叹息相离,看上去毫无生机的枯枝在阳光下孤零零的,表达着冬天的萧条景象。冬天,摧残着花草树木,任由花败,任由草黄,任树萎靡不振,任木寂寞无依。在一片无奈之中,花草树木凄凉地处身于无际的大地上。我们的爱情在冬日里接受洗礼,在冬季里面临困难。爱曾经让我们伤心,情曾经让我们落泪。但你我始终心灵相通,你我始终如一不变,你我始终情坚意定。
  思念是一条坚韧的线,紧紧系住着你我两个人的心绪,让你我两个人走近,让你我两个人紧挨在一起,牵引着两个人生死相许,给冬季一声温暖的呢喃,给冬季一声抗议寒冷的呐喊,给冬季一声示威的呼叫。
  几世的不断轮回中,几世的缘分注定,在苦苦眷恋中思索着情感的心结,是爱让两颗心紧紧相互依偎,是情让两个人相互恩爱。因为爱情,让我们抛去了冬的苦涩;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让我们淡忘了冬的萧条;因为彼此的相伴,让我们把情播种在冬的土壤里,等待来春的生根,发芽,重现绿色的光泽,展示生命的辉煌。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花草树木枝繁叶茂将为期不远。如果说春天万物将复苏,生命将重现,那么,也可以说冬天是丰收后的季节,是成熟的季节,是人生游刃有余的季节,是蕴含着另外一个重生的过程。
  冬天的脚步沉重,冬天的呼吸粗重。冬天的你我在等待中,等待着相伴那一弯月,等待着月下抛开轻伤淡愁,给彼此喜上心头,给彼此仍然的相思,给彼此仍然在冬季里的相爱。爱,沿着冬天的路越走越长;爱,走在冬天的路上经受了考验,历尽了沧桑,走过了坎坷。爱,风雨不伤;爱,跨进了阳光中。
  往事如烟,轻轻地飘走,最终消失在视野的空间中,最终沉没在时间的河流里。而你,深刻的倩影画在了心里;而你,迷人的温柔写在了白皙的脸上;而你,亮丽的青春印在了闪光的外貌上。你把冬天的悲凉风景抹掉,留下了独特而婀娜的气氛。
  你在我心里是音乐,是一首《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在冬季里尤其吸引人,尤其悦耳动听;你在我心里是书法,是一篇“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在眼里尤其有美感有魅力,是“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你在我心里是一条帆船,在江南的冬季里,载着你我走过爱的河流。
  冬天的寂寞打乱了生活的节奏,枯萎了时光,打乱了时间的节拍。冬天里,白天逐渐缩短,黑夜逐渐变长。流年似水,一直往前流走,留着一片又一片的回忆,在脑海里越冲洗越清晰。我一直在想你的好;我一直在想你的美;我一直在想你的一切。因为你,冬季不再寒冷,不再枯萎,不再紊乱!
  冬天里的一片情,是季节里的一轮片段的爱,是时光里经受打击的一次次不垮的心绪。在好的季节里也有伤感,在差的季节里也有快乐,这取决于你的心情,这取决于你的态度,这取决于你的悲或喜,这取决于你的人生。
  你与我,就在冬季里走过,就在严寒里走过。我们不轻言离别;我们不轻易说分开。相聚和相守,在冬天里,在一年四季里,在似水流年里,在一生一世里。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therandomfrequency.com/sanwen/133365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